我要讲的故事没有白头偕老 你还愿意听吗

百无一用是深情

睡不着,想起《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马婷达说,遇见里昂以前,觉得自己的胃里有一个结,可是现在好了。让我不由得想,编剧一定是个女孩,因为只有女孩才能写得出这样真实的感受。爱情是有实实在在的力量的,它使人觉得充盈和圆满,斗志昂扬。这种力量使我知道,和你相遇,方是爱情。
我打印了那么多你的照片,可是没有几次敢拿出来看,因为一看到你的脸,就让我轻易回到了曾经的日子,又美好,又心痛。
我想过好多好多事情,我想和你好好的一起去旅行,漫无目的地一直走,什么也不想,就和你一起好好看风景;我想在你上班的时候帮你从衣架上拿外套,目送你出门;我想在你喝多了酒以后用毛巾给你擦一次脸,夜里你口渴醒来的时候,帮你倒一杯温水;我想跟你一起去一次鬼屋,就算我会害怕得大叫,反正你会在旁边握着我的手;我想和你一起养一只狗,就养中型犬吧,因为大大的抱起来特别暖;我想为你做一次早饭,反正不管我做的好不好吃,你应该都会说好吃吧;我想和你一起装修一间房子,每一个细节都是我们自己设计;我想和你再一起喝一次酒,喝醉了就让你背着我走回家;我想和你一起在不用工作的周末窝在家里看书,在同一张沙发上,看困了就枕着你的腿睡觉……我想了那么多那么多的事情,唯独没想明白,你想一起过日子的人,从来不是我。
我曾经想,和你一起的话,去哪里也不害怕,做什么也不害怕,未来怎样也不害怕。和你一起的话,一切无意义的事情也变得有意思,一切我排斥的东西好像也都会愿意尝试。可我终究,没有和你在一起的福气。
一想到将来的某天,你总会娶一个姑娘,我就害怕,当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该怎样安慰自己呢,我这辈子,真的从此再也不能和你相见了。虽然梦到过很多次,我还是怕,再见面,看到你一手挽着妻子,一手抱着孩子,像对陌生人一样,对我点头微笑,我应该没办法不让自己哭出来吧。

对教师这个职业,我是充满了敬畏的。在我的浅薄的见识看来,可以说,我人生中的大部分老师,都尽到了为人师表的责任,其中有一些老师对我甚至比对别的同学还更看重些,有的更慈爱,有的更严厉,承蒙师恩,虽则没有功成名就,却也一直秉持温良恭谨的为人不敢悖弃。
三年级那年开始了一半的时候,我从一所乡村小学转到镇上的小学,瘦小而拘谨的我难以融入陌生又庞大的新的班集体,在那段可谓童年最艰难的岁月,是我的叫做夏文岚的语文老师的鼓励和喜爱,安抚了惶恐无措的我。而我的英语老师,一个黄色短发,镶着一颗金牙的女老师带给我的,则是充斥整个童年时期的恐惧和羞辱。每当我拼错一个单词或者鼓起勇气去问她问题的时候,她总在课堂上,在全班同学的面前,以她轻蔑的语气和表情,毫不留情地羞辱我,有时候干脆是不让我坐下,所以我常常在被提问却回答不上来的时候,就要站着上完整堂英语课,而且她的态度对我的同桌来说仿佛也是一种鼓舞,使得他偷偷掐我胳膊的勾当也更加肆无忌惮,因为我们都知道,英语老师不屑理会一个听不懂任何英语问句的我。这也应该就是直接导致我后来的中学时代一直热爱文学而厌恶英语的契机。顺便说一句,转学的那年我九岁,在那以前的九年,我从不知道有的小朋友从幼儿园开始就被教授一种叫做英语的课目。
多年以后直到现在,我还是常常想起,语文老师那美丽的名字和极具涵养的为人,还有英语老师黄灿灿的金牙。
我已经不憎恨那个英语老师了,毕竟善良的灵魂不是人人都有的。但我还是会遗憾,如果不是她,我性格里的弱点可能会少些,不会这样的懦弱和自卑。但是好处在于,我的学生们不会再有那样的感受,因为我的童年经历使我明白,我该成为一个怎样的老师。

这些天总是想起14年的那个夏天,我在睡觉,你悄悄走进去,站在床边看着我。不知道你来了多久,但是我突然就醒了,睁开眼睛看到你站在那里,那感觉非常奇妙。那时候我就想,如果以后每天睁开眼睛都能看到你,那日子无论怎么过应该都没有遗憾了。
离开你以后,再也没有过那样安心的感觉,有时候夜里醒来,觉得又害怕又空荡。常常做梦,常常做梦和你有关,以前是争吵,撕扯,哭闹,过了两年,连梦都梦得不那么真切了,有时候只看到你远远地站在人群中对着我笑,或者遇到你你却全然不认识我,醒来以后再回忆,又十分模糊,仿佛梦里的人是你又不是你。也不知道,你最近怎么样呢。年纪渐长,很多同学朋友陆陆续续都结婚了,那么你呢,你也快要结婚了吗?不论如何,祝好。

不知道你看过那么多部电影,有没有看过《He is just not that into you》和《500 Days of Summer》。
我倒是很遗憾,之前从来没看过,否则,也不用白白浪费那么多日夜的空想,想关于你的一切,想我们一起度过的时光,想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想我们为什么没能在一起,以及你到底爱不爱我。

年轻时候遇到的人最难忘。因为他会让你养成许多奇怪的习惯,产生许多奇怪的偏好,给很多东西贴上特别的标签,让它们具有特别的意义。以至于以后的日子里,你才会随时随地想起那个人,因为你现在的样子,有一半都是他铸就的。

我不敢说,每一天我都在想念着你,但是过去三年,你能看到的我所想念你的时间,至少有一百八十几个日夜。
考研的事终究是被迫放弃了,拼命学了一个多月以后。想来从小到大,连高考的时候也算上,还从来没有像这样认真地学习过。不止一个人说,你要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不要被别人左右,要坚持自己的理想。可是,我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呢?
我这么不求上进的一个人,从小没有伟大的理想,没想过长大以后要当科学家,也没想过名利,过去的二十几年里,唯一曾经让我想要变成更好的人的,是你。我想,如果你还在这儿的话,我学习的信念一定会更坚定吧,因为那样,才能配得上你。可是现在,我也不知道还有什么是我坚持做事的动力,他们想我考,我就考,想我工作,我就工作,好像,也没什么不同。唯独每天上班下班的路上,路过你家小区门口,突然会想,会不会遇到你。几年未见,也不知道,你能不能认得出我呢。不过,也许是上天怜悯我,这么小的地方,我们也从未遇见。
在外的时候常想回家,家乡风高云淡,家乡的温度也舒服,可是真的回来以后,又想要离开,曾经我在这里熟悉的一切,都已经不再是熟悉的模样。家里的生活节奏,反而让人更孤单。这样下去,我想自己很快就要老了,老到习惯这样的生活,即使再平淡没有波澜。

傍晚和大笨一起回家的路上,摘了一把花,这样女孩的勾当我一向是不做的,幸而大笨是不说话的,它看到了,也会放在心里,不会笑我,“你看,你也有少女心”。

找出一只玻璃瓶,倒上水,把花随意地插起来,摆在窗台上。第二天再想起来去看的时候,原以为会看到枯萎的花,却反倒先看到碎在地上的瓶子。原来有些东西真是无法预料的,看起来仿佛很坚固的东西倒比脆弱的更容易消亡。

小时候不爱吃香蕉和豆角,尤其不喜欢矿泉水,那时候我以为,我这一辈子应该都会讨厌这些东西。可是一辈子才过去了约摸四分之一,以前那些一定坚持的事就已经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没所谓了。香蕉豆角可以吃,矿泉水也好像不是特别难喝,那么,不喜欢的人也会渐渐习惯吗,以前以为会爱一辈子的,也会改变吗。

可能我爱上的,只是二分之一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