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讲的故事没有白头偕老 你还愿意听吗

百无一用是深情

戴劳力士的男人


我的学生时代曾经出现一个奇怪的男人,我不知道如何形容我们的关系,同学朋友似乎都不恰当,只能称之为,一个奇怪的男人。

那家伙喜爱腕表,手上隔三差五就赫然一块劳力士或者浪琴,至少也得是块丹尼尔惠灵顿,那时候我一方面暗自腹诽这家伙的炫富耍帅,一方面对他的爱表动手动脚考证真伪。每次问他是正品还是A货的时候,他总是神秘一笑,然后模棱两可地说,你觉得它是真的它就是真的,你觉得它是假的它就是假的。
那时候的我不懂他话里的意思,还是一味纠结。也许这就是年轻的样子,固执地寻求所谓答案,不肯容忍模糊,不接受别人生活的态度,也不明白年长的人的世故和生活哲学。
后来我不再纠结于那块劳力士水鬼的真假,因为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你要用自己的气质和气势让别人主动相信这是块真表,而不是到处告诉人家“你看,我戴的是劳力士水鬼,正品”。但我一直记得那个男人,因为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让我不再那么固执,不再那么单纯而愚蠢。那时候我总嘲笑他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和世故,常常叫他老男人,尽管他只大我一岁而已。可笑的是,离开他以后,我觉得自己好像也开始变老了。后来我再没见过他,可却在自己身上看到了他的影子,我想,是他把我变成了一个这么奇怪的人吧,我很高兴,他的出现至少还是在我生命里留下了痕迹,让我不用怀疑他是否真的存在过。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