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讲的故事没有白头偕老 你还愿意听吗

百无一用是深情

我问过许多人,“你有没有过感情很深的一个人突然间和你没有了任何关系的体验,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却没有人能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我想,那是一种被钝器所伤的感觉,一声闷响就倒下,看不见伤口,只觉得恍惚而空荡。
我曾想过,如果我早知道这时光只有这么多,我会不会更贪婪。我不会容许你敷衍我,在我认真说话的时候岔到别的话题上去;我不会再用那么久的时间跟你插科打诨称兄道弟,一定在见到你第一面的时候就对你一见钟情;那些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不会像你一样安稳睡去,而要在有限的时间里,仔细盯着你看,好好记住你的容貌,不至于让你的样子在以后漫长的日子里模糊淡去;如果我早知道,分别的时候来得这么快,在那趟飞驰的列车上,我不会允许自己在昏暗的光线中还一会向窗外漆黑的夜空傻看,一会又向坐在我对面椅子的你的方向傻看,我会让你不要说话,然后用力握着你的手,一直握到你希望我松开,我才会松开。我想,你应该无法破解,那是我给你的奇怪的答案。那些为数不多的见面,我总是不愿意你走,我知道你不会相信,那是因为我知道,也许就是最后一次了,一次你以为你还可以见到我,但我们最终不会再见的碰面。我唯一没有预想到,后来的再也不见,竟是我令你讨厌到不愿见。
如果我早知道相逢的时光如此短暂,恰如人所说的——“萍水相逢”,不知所起,不知所终,我想我能列出长长的如同愿望表的一个清单来,供那时候嘻嘻哈哈消磨时光的你我参考,我想我们俩或许能做点更有意义的事,也好让你想到我的时候会是会心一笑觉得美好,而不是让那几年时间因为我而成为一段你不愿意想起的回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