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讲的故事没有白头偕老 你还愿意听吗

百无一用是深情

对这个几乎不相识的姑娘,他感到了一种无法解释的爱。对他而言,她就像是个被人放在涂了树脂的篮子里的孩子,顺着河水漂来,好让他在床榻之岸收留她。
……
他又一次对自己说,特蕾莎是一个被人放在涂了树脂的篮子里顺水漂来的孩子。河水汹涌,怎么就能把这个放着孩子的篮子往水里放,任它漂呢!如果法老的女儿没有抓住水中那只放了小摩西的摇篮,世上就不会有《旧约》,也不会有我们全部的文明了监多少古老的神话,都以弃儿被人搭救的情节开始!如果波里布斯没有收养小俄狄浦斯,索福克勒斯中就写不出他最壮美的悲剧了托马斯当时还没有意识到,比喻是一种危险的东西。人是不能和比喻闹着玩的。一个简单比喻,便可从中产生爱情。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我想我曾对你说过图中的句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倘若记错也请不要见怪,毕竟那也已经时隔多年。
此时我所想的是,是否该相信这个世界的奇妙。若说分别以后我早已不相信缘分之说,可是我自知在文学上并没有什么天分,在我还未看过Milan Kundera的书之时,为什么就能同大师一样有此一想呢,难道不是托马斯对特蕾莎的深情在冥冥之中指引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