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讲的故事没有白头偕老 你还愿意听吗

百无一用是深情

今天从床上急急忙忙下来,小腿一下刮在梯子下面放着的鞋柜角上,直接蹭了很深的一块皮下来,多少流了点血。这引起了大家讨论我过去四年受的各种奇奇怪怪的伤——喝醉酒摔倒大腿划了一条口子;在床上看电影把脖子扭伤痛到好几天动不了;捏碎了仓鼠饮水装置的玻璃吸管割破拇指搞到差点要缝针;睡觉的时候腰上被睡衣带子硌出一片黑紫色的淤血而不自知,害怕得去医院做血常规化验;现在又被鞋柜划伤小腿……想想我还真是莽撞又顽强的家伙,屡屡受伤,总还是学不会吃一堑长一智。想要逞强,还跌跌撞撞,这样固执地想要证明自己的强大,是不是看起来更弱小可笑,可是你不在这,我不想要别人帮忙。我以为坚持做困难的事能把我磨炼成一个坚韧的姑娘,让我看起来不需要别人,因为我什么都可以靠自己做到,但事实是有些东西你就是做不到,你可以一个人拎很多包裹,但重量不是真正无法承受的艰难,真正的艰难,是你渴望有一个人可以交流倾诉和询问,有一个人能明白你真正想说什么做什么,有一个人在意你的感受,但是没有,you found him, and you lost him.
我想证明没有你我一样可以活得很好,但是我失败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