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讲的故事没有白头偕老 你还愿意听吗

百无一用是深情

最近发现自己有时候会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你的影响,语风都好像带着以前你跟我说话的时候那副贱样子,是不是我身体里的细胞很久没听到你的声音和语气,它们太想念你啦。

小时候有很长一段日子,让我觉得自己能成长得这么健康阳光,没有心理疾病简直可以说是很牛的了,那段日子给我的感觉,就是心酸又顽强,即使性格上还是留下了一些小缺陷,但我相信只有那么大一点的我独自承受了很多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孩子的世界里的奇怪的东西,没有一个人可说,没有一个人理解,然后长成了一个三观端正的好少年,已经是很幸运的事了。后来生活温柔了一点,不再携雨弄雪,摧眉折枝,我又想,是不是我太矫情而且太小了,所以才把生活看得狂风暴雨,也许真像别人说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没有人的生活是看起来那么幸福平静的吧。直到今天我才发现,人生不可控的事儿实在是太多了,你根本无处可躲,甚至有很多事情,你情愿自己从来就不知道。这也许正是我不喜欢小孩子的原因,他们太不受控制了,甜腻一点的说法叫做童言无忌,其实就是时刻有可能冒出一句话来,一针见血,令所有活在成年人世界里的人尴尬和难堪,好像随时埋着一个雷,出其不意地就会爆炸,更可怕的是,真的炸了的时候,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往回圆。生活给你埋的雷,总有一个你接不住。

陈婕说,不可控才有意思,都可控了还活什么啊。
我跟她说,你说的是“砰”开了一彩蛋,我说的是“砰”开了一地雷,你那是惊喜,我这是血肉横飞。
陈婕说,那也不可能一个人总开到地雷啊,彩蛋肯定会有的。

可是万一我撑不到开彩蛋的那天就挂了怎么办,要知道,就连魂斗罗都没有无限命的模式了,我怎么敢肯定命运安排的所有东西我都扛得住。


我其实根本早就不奢求任何惊喜了,也许很多人兴高采烈地打开一个地雷,发现里边只是支廉价的圆珠笔的时候不会太高兴,甚至还会有点沮丧,有一种哪怕是一坨屎也好过这么平凡的东西的感觉,但对我来说,只要打开以后没炸,就算里面是一捧彩色纸屑,我都感恩而且知足。
离开你以后,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人一生之中落下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孤独地过着冬。我以为从那以后我就能坦然接受孤独,可我还是小看了孤独的力量。尤其在这种时候,我得知了一个不光鲜的秘密,我很想跟别人聊一聊,帮我出出主意,或者只是听我说一说也好,但我连哪怕一个合适的人都找不到。甚至即使今天,你还在我身边,还像以前那样,时刻准备着从心理上帮我兜着让我感到难受的一切,排解我人生的负能量,然后给我点温暖的力量,好帮我尽量维持一个干净的精神世界,我也不确定,我会不会和你说这样的事。但是独自背负着这个东西实在让我感到过于沉重了。
重新审视过去的二十年,意识到原来真的不是自己矫情,因为不管从哪一点看,一个孩子都是不应该承受这么多东西的,孩子的世界就该无忧无虑,干净而完整不是吗。
我会有点担心,某一个时刻,自己会不会再也撑不住这副纸老虎的壳,然后悄无声息地倒下。甚至有没有可能我其实有很严重的心理问题,但我自己却不知道,没有人知道……那样的我,你能想象得到吗……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