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讲的故事没有白头偕老 你还愿意听吗

百无一用是深情

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尤其遇到很难沟通的人以后,这份默契愈显得贵重。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忘了很多人,独独难以忘记你。
我这个人活的极别扭,很多东西想要但又不说,有很多做作的情怀,但又是不能缺少的情怀,好像三毛说生活在沙漠里的自己是个奇怪的人,因为她的很多生活必需品在撒哈拉威人看来是多余的,可她就是要这些才能活着。而我,也是靠着那些别人以为奇怪的东西才觉得自己活着,能理解我的奇怪的人,也唯独是你一个了。
跟不合拍的人硬生生地培养感情是很难的,因为你能感觉到,交流之中,完全没有从心底里生出来的那份喜欢,所以能够头脑清醒地字斟句酌的同时,你就知道对方绝不是那个人。
好友说他配不上我,不论谁配得上配不上谁,我也知道,我是不爱他的。我想要的是一份爱情,他只不过正好在此时出现了。可是我能怎么办呢,这世上我唯一爱的人,他要娶别人了呀。想来我们是没有默契的,如果有,也不会任由对方就这么离开,也许在你看来,我并不是一个合适于相伴白头的人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