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讲的故事没有白头偕老 你还愿意听吗

百无一用是深情

你说一个人想念另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去到那个人的身旁,所以你再没出现,是因为你从没想念过我吗?

你会,也像我想念你那样想念我吗?
你会,也像我梦到你那样梦到我吗?
你心里,也像我爱你那样爱我吗?

今天我被一盆皮皮虾吓哭了。
是不是超好笑。
本来要去吃海鲜,走到海鲜市场,看到一盆一盆活的还在蠕动的皮皮虾,鱿鱼,蛏子,海肠子和各种奇奇怪怪的软体海洋生物,吓得我转身就跑掉了,留陈婕一个人在原地笑岔了气。
一路逃到旁边的广场上,稍稍平复,回想起来,还觉得恐怖异常,食物摆在餐桌上的时候并不会动来动去啊。那家伙笑得停不下来,还一直打趣我,你这还真是奇怪的点啊,居然害怕皮皮虾,那以后你再跟我打架我只要买一只虾就行了……
这好像是有点丢人,一个人居然要害怕一只皮皮虾。可皮皮虾也是和我们同等的生命啊,它们被叫做海鲜,归为食物的一类,那只是因为人类站在了食物链的顶端,可它们和所有的生命都一样不是吗,既然一个人能害怕一头老虎,一头狼,一头狮子,那他为什么不能害怕一只长相奇怪的海洋生物呢?
光是看到皮皮虾在盆里爬行的样子和一堆蛏子鱿鱼的蠕动就足够吓得我快哭出来了,可是想想居然没有一个人能理解我的恐惧,这就好像我和皮皮虾单独待在一个世界里一样,除了我和爬行的皮皮虾,谁都没有,这么一想更加惊恐,一下稀里哗啦开始掉起眼泪。那个时候,我真的好想念你,我知道,要是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明白我各种奇奇怪怪的感受的话,那这个人一定就是你了吧。要是你在,也一定不会像那家伙一样笑我笑个不停,你一定会抱着我跟我说不要害怕,因为只有你知道我是有多么恐惧啊。这样想着,我更加难过起来,一会觉得自己为了皮皮虾哭成这样太奇怪,一会又觉得我没有错,那些吃掉其他生命的,尤其是长相和行为都有点恐怖的生命的人才是真的奇怪,一会又因为想到每次我需要你的时候你都不在而沮丧,心情真是糟糕极了。
我太软弱了,又总会有些和别人不太一样的想法,在我那个奇奇怪怪的世界里,很多时候我觉得孤单和恐惧,没人理解我,仿佛那里只有我和我害怕的东西待在一起,别人走不进来,我也走不出去。而这个世界只走进过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你。可是我后来还是失去你了,这让我变得更脆弱和孤独,闲暇的时间,我就走进那个空旷的世界,没人交谈,没事可做,成日里就只剩下空空荡荡的想念。

你也像我爱你那样爱我吗?
没有。
你也会想念一个人,想念得眼泪瞬间就充满眼眶吗?
你不会,如果会,那个人也不是我。
假使你也爱我如我爱你的话,你就不会让我一个人走。
假使你也想念我如我想念你的话,你无论怎样都会来到我身旁。
而你什么都没交代,随便我来,又随便我走,仿佛你曾是无关紧要的一个人,在与不在,都不妨碍我好好活着。终于在今天,你让我有点恨你了,恨你凭白来招惹我,却不能给我足够的爱,恨我所有恐惧和难过的时刻,你却让我一个人。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