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讲的故事没有白头偕老 你还愿意听吗

百无一用是深情

我尽力想要每个月都写点什么,可你不在太久,像是时间有意把你从我的生命里一丝一缕抽离一样,我已经把所有关于你的记忆都写尽了,却又无从得知你新的消息。但我不敢不写,我怕有一天你突然出现了,会质问我为什么有一个月什么都没写,是不是那个月我没有想念你。好像我只要不断地记述,你就会感应到我的这些想念,然后重新找到我。可我知道,你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生命里的哪一条街上,像那年夏天你一声招呼也没打就突然出现一样。
世界有时候那么小,有时候却又这么大,小到两个陌生的人都可能长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小到失散再久的亲人都能团聚,小到命运的转盘轻微地洗牌以后,还是躲不开讨厌的人,可是唯独心心念念的人,一分别就再难重逢。
你不在的时候,每一天都好像变得很长,每一年又好像变得很短,心里想着生活真是艰辛又漫长的时候,两年三年就这么过去了。
今年我二十一岁,要毕业了,很多人说,是该找个男朋友的时候了,像是走出校园的大门,青春就要结束了一样。如果我有一个男朋友,我希望他长相如你一般,性格如你一般,心地也如你一般,只是希望他没有如你一般的情债,而是一段干净简单的过往。要是这世上真还有这么一个人在等我的话,年华老去也好像没那么令人害怕了,漫长岁月也没那么令人厌烦,我甚至会有点期盼,自己成为一个平淡的妇人,洒扫烹煮,洗手作羹汤的样子。
你曾问我,以后想把房子装潢成什么样子,其实那时候我在想,我希望有一间窗子很大的书房,阳光洒进来,温暖柔和地落在书桌上,你在案前看书,我倚在你身旁长长的软凳里,看书看得困了,伏在案头安心地睡去,醒来的时候,正好对上你温柔地看着我的眼睛。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