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讲的故事没有白头偕老 你还愿意听吗

百无一用是深情

长久以来,身边没有一个人支持我对你的感情。所有见过你的人,他们都说“你小哥就是个渣男”、“别人都有女朋友了你还跟人家来往”、“他就是跟你玩玩而已”、“你趁早忘了他吧,世上那么多好男人你不爱”……从来没有一个人跟我说,“他应该是爱过你的”或者“你要相信他,相信自己的感觉”……有时候,我一个人走在这条好像一意孤行又自作多情的路上,真感到自己愚蠢而孤独,我真差点为那些舆论说服,长久地纠结,无法相信自己一向看人的眼光,同时反复想要求证你对我到底有没有感情,我日夜的惦念,到底值不值得。
直到再次见到小点点,聊起你的时候,她说,“听你的描述,他应该是个聪明人,最后终究没有再对你的离开做任何挽留,表示他很可能明白你的想法。他至少应该是爱过你的,只不过他到底放不下他女朋友,所以也想不出合适的理由再来挽留你,只能说,他爱你没有爱他女朋友那么多。”尽管她和别人一样,对你的了解寥寥无几,甚至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所有说的话,也跟别人一样都是揣测,但我几乎为了这揣测而落泪,因为我多希望我对你的感情得到别人的肯定,希望他们说,对你而言,这个人,再合适不过了。
我希望你知道,我不是因为爱而不得才离开,不是一定非要和你确立什么关系。如果这是一段简单的感情,我们是孤单的两个人,那我们相处的日子,一定算得上爱情里最美好的时刻了,什么都不说明,但待对方又是格外亲厚,自与旁人不同。但是,一个人心里不能同时装着两个人,这样做对两个人都不公平。可你遇到我之前,却先遇见了爱情。如果没有这个原因,什么都不能让我离开你。因为尽管众说纷纭,我还是相信,你也是爱我的,真实的,用心地爱过我。

我知道我给你的这份感情对你来说很平庸,但我希望你能收下,这份对我来说已经是全部的礼物。

十二月即将过去,二零一六年的最后一个月。想想人生真是短暂而又迅速,四年时间仿佛在眨眼间就过去了,回想十七岁那年刚刚步入大学的我,十七岁那年遇到你的我,傻里傻气的我,好像就在昨天,又恍如隔世。
没遇到你以前,我是不相信爱情的,就像你说的,好像所有矫情的爱情都是玛丽苏的小说,毫不真实。“坚如磐石”的爱情只能出现在《孔雀东南飞》里,对那些私奔、未婚先孕、自杀甚至情杀的爱情更是不屑和鄙夷,跟合适的人一起凑合过日子而已,合得来就过下去,看不顺眼大不了分手,有什么值得死去活来,连尊严和生命都不顾。后来我才知道,我只是还没遇到那个能给我这种感情的人,真正的爱情,原来真的会让人赴汤蹈火,奋不顾身。那种感觉好像就是,你找到了自己另一半的灵魂。
我想我每一次暗示你我喜欢你的时候,你都很清楚,甚至我已经说出口,告诉你我喜欢你,你却一直在质疑和逃避。其实你也不是你表现得那么睿智和高明吧,不然怎么会在别人跟你表白的时候说出“她比你更喜欢我”这种话来呢?当然,那也可能只是因为你根本不在乎我的感情罢了。也许我真的不如别人那样喜欢你吧,我还是有放不下的东西。自尊和生命,我想我都不能不顾,即便是为了你也不能。但我也不知道,我认为不能牺牲的这两样东西,是真的比你还要重要,还是只是因为你不需要我的牺牲。假如我放下自尊就会让你爱上我的话,或者你的生命需要牺牲我的生命才能延续,我也不确定,我会不会像十八九岁的时候一样,做出什么我自己都会鄙夷自己的蠢事来。
我可能不是最爱你的人吧,可能你选择的人真的能够为你去做那些我不可能去做的事,但我曾经为了你喝酒,为了你戒酒,在最爱你的时候选择了成全,离开你两年多的时间,你的照片还摆在我的桌上,我还是每个星期至少梦见你一次,不肯给喜欢我的人哪怕看一场电影的机会……这也许不是你想要的那种爱情,既不够浪漫又不够实在,既不够疯狂又不够决绝,跟喜欢你的很多人比起来也许非常普通,甚至不够说明我有多爱你,但这些看起来有点矫情和愚蠢的事,遇到你以前,我从没做过任何一件,而且每一件都需要我那么多勇气和眼泪。

对我来说,这真是我所能爱一个人的全部了。

我日夜思念的人,你过得好吗。

昨晚梦见在一个花店里选花,然后你带着妻子和孩子走进来,站在我旁边的架子跟前,温柔地和她们谈笑,你好像不认识我,你甚至都没有看我一眼,就像从未见过我这个人一样,可我却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手里拿着格外好看的花,站在那一动不动地盯着你看,突然见到你的心情,悲伤和喜悦掺杂在一起,复杂而难以言喻,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跟你说点什么,还是不要打扰你的生活,假装我从未遇到过你。我站在那里感觉身体僵硬,想走又走不了,就看着你在我身边走来走去地挑选,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可笑吗,做梦而已,我甚至还在梦里觉得你的笑意里有点悲伤和无奈,那或许是我的胡乱揣测吧,又或许其实是我自己的无奈,对自己这困顿而无法可解的爱情的无奈。可惜这梦就这么仓惶地结束了,我甚至没来得及好好看一看你。

从梦里醒来,我都还记得那花格外妖冶,奇特但是很美,我不明白如此悲伤的一个梦里为什么那束花会那样美丽新鲜,甚至让人觉得有点诡异和不合时宜,但它真的,非常非常美丽。


听到一首歌,歌里写到:
刚下过雨 地面很潮湿
我一个人在夜色里走
很长的路 很多破旧的楼
往前看也没有尽头
有点害怕 却不会停下
我的勇气总是很足够
忽然之间 你出现的时候
整个城市都变得温柔
我从一千里以外的地方赶来
只为听你唱一首歌
看见你大笑着不知忧愁的样子
我才感觉到真的快乐
我对你的感情是最干净的纠葛
只想安静的在你身旁
你走进我心里最荒凉的地方
还在那里开出一朵花


这首歌只能让我想到你,走进我心里,然后开出一朵花。你知道吗,不管你在哪里,和谁在一起,我都希望你能开心,我也希望你一直都是大笑着不知忧愁的样子,那样我才不会遗憾当初仓惶地逃离,替你做了选择,也让你觉得我并不爱你,因为以那样的方式伤害了你和自己,是我做过最困难的决定,我这一生都会无比痛心。

大学同学约我看电影,男生,之前过生日叫过我去喝酒,所以这次也没多想就答应了,说好啊,都谁啊。本以为还是一样跟他宿舍一大堆人,没想到他说没别人,就他一个。让我突然觉得有点尴尬,想说不去了吧,刚才嘴快已经答应了,一时又找不出合适的理由,只好说,这样吧,看完电影我请吃饭,要不你叫上川哥一块去呗,他老叫我请他吃饭。结果同学又说,不用了吧,就咱俩吧。这我就很尴尬了,只说那好吧,下周见。
关了手机就在想,突然请我看电影是什么意思?喜欢我?还是我想多了,别人就只是单纯地请我看个电影?可是单纯看电影为什么不能叫一堆哥们一块去啊,干嘛只叫我一个人……到时候我跟他说什么啊,好尴尬……
纠结了几天,眼看着到约定去看电影的时间了,发酵老师突然宣布那天要做实验,中午同学又发消息来问我,要不要改时间。我索性就说了,你要没买票咱就别去了吧,不知道改到什么时候,懒得动。同学说已经买了,不去的话就退掉。我干脆说”怎么说呢,咱们哥们吧,你要约我喝酒我就觉得还行,约看电影我就不太适应了,总觉得有点奇怪,你明白我意思吗”。同学回了一个了解,没说别的,我说,“那就好,所以咱们还是喝酒吧,电影就别看了,考完试我请大家吃饭,OK吗”,结果同学再也没回复,QQ状态也改成“忙碌”了。虽然同学没再回复我,还是让我觉得有点尴尬,毕竟答应了别人,转眼又出尔反尔,但是也说明我这样的决定是对的吧。明明我不喜欢别人,真去看电影吃饭,岂不是更难以收场,就算同学没别的意思,只是单纯请我看电影,无功不受禄,我更不该白让别人破费吧。还是有话直说的好,早说清楚,对别人对自己都好,省得耽误别人,也勉强自己。至少说完这些,感觉坦荡多了。不过我同学不会从此跟我老死不相往来了吧,我还打算毕业旅行的时候路过安徽叫他当我的导游来着,所以我现在还怎么叫别人带我玩啊😂
现在我开始有点担忧了,我该不会一辈子喜欢你吧,连表白的机会都懒得给别人,万一你结婚了,我会不会一个人孤独终老啊,那我好可怜🤔
可我又没办法喜欢上别人怎么办

要毕业了,整理东西带回家,突然发现两年多我竟然不知不觉买了这么多双高跟鞋了,想想那时候的第一双高跟鞋,还是因为你说“你怎么这么矮啊”。我想,现在有人跟我说你怎么这么矮的话,我一定会说“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最萌身高差啊”或者是“我矮碍着你了啊”……可是嫌弃我的那个人是你啊,那时候我多傻啊,被你说矮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心里就想,是啊,为什么我这么矮,手都不够环着你脖子,走在你身边都不够配得上你……后来坚持出门就穿高跟鞋也成了习惯,不管脚多痛也要穿,我忘了,你早已经不在这里了,我矮也不会再有人嫌弃了。

骑车去实验室的路上摔了一下,当时觉得没怎么样,只是擦伤而已,下午却痛得越来越厉害,肘关节都不敢弯曲,火辣辣的,膝盖也伤到了,碰到会觉得痛,连下午的面试都没心情去。这几天不知道怎么了,总是磕磕碰碰,真希望不好的事情都快点过去,健健康康,顺顺利利,也希望你平安无虞。

跟小点点聊天,她说,虽然没有从小看着你长大吧,可脾气秉性还是比较了解,就怕你吃性格上的亏。
我说我可能还是遇到的挫折太少了吧,没磨练出来,我其实觉得命运偶尔抛给我点小打击小困境我还是可以接受的,但必须得是我接的住的那种😂。
她说受虐型人格不成啊,这个时候你就是需要别人的鼓励和肯定,有爱就会治愈了,当然我指的是广义的爱,爱,鼓励,肯定,进而成为安全感,后成自信,自信了,自然就强大了。
听完我姑说的,我挺心酸,虽然我也经常剖析自己的人格,但毕竟一个人对自己的认识是有偏颇的,这个一针见血的女人啊,她跟我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她很懂得我的脆弱。这些东西在我生命里确实都被别的东西取代了,鼓励和肯定没有,打击啊,质疑啊,否定啊,倒是挺多。想想我获得的爱,也挺失败的,除了我爸妈是特别爱我吧,陈婕,还有就是不知道你算不算,其他人好像就真没有了。但你知道,爸妈的爱虽然是世界上最无私而且伟大的,他们不惜一切,但这种爱会导致教育上的一些错误,甚至因为他们会对你的人生横加保护和干涉,这种爱对成年以后的孩子往往是一种桎梏和干扰,爱会成为温柔的枷锁,甜蜜的负担。所以人格成长中必要的鼓励和肯定我好像是缺失的,这才导致我的不自信,甚至有点自卑,没有安全感,所以越弱小,越爱逞强,制造自己很强大的假象。我缺少安全感,缺少别人的认可,缺少爱。
你在的那时候,真好像是照进我生命里的一束光,这个比喻不是没有意义的,因为那时候的你的确治愈了我,让我重拾了很多东西,也让我了解到真正的爱情的美好和它能给予人的强大力量。我好像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很多人最终还是坦然接受了和不是最爱的那个人在一起一辈子吧,也许其中一部分原因,正是人到中年就不需要像年轻时候那样,需要最懂的人陪伴,因为年轻才迷茫,年轻才孤独,年轻才疑惑不定,而立之年的人,他们不再需要那样强度和深度的对人格和心灵的挖掘,不再需要通过和别人的交流来找寻和完善自己,他们很清楚自己即将成为什么人,想要的是什么,以及选择哪条路可以达到他们想要。
我想,在我年轻的时候,在我们每一个人年轻的时候,都还是需要几个或者至少一个能够给你这样力量的人吧,他们能让你温柔地成长为一个更好更完善的自己,至少在你彷徨不定的时候,你会希望有人陪你,而我有多希望,见证我从年轻的愚蠢和软弱中蜕变,成为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强者的那个人,是你。

早上七八点钟的时候梦到你了,梦里你坐在我身边,我刚伸手去握住你的手,你就消失不见了。不知道为什么,白天想到你或者提起你的时候倒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让我以为我已经放下了,可是一梦见你,还是会觉得心痛得快要死了。许是身体不太舒服的原因吧,才会梦见你,大概我的潜意识希望你在。

今天从床上急急忙忙下来,小腿一下刮在梯子下面放着的鞋柜角上,直接蹭了很深的一块皮下来,多少流了点血。这引起了大家讨论我过去四年受的各种奇奇怪怪的伤——喝醉酒摔倒大腿划了一条口子;在床上看电影把脖子扭伤痛到好几天动不了;捏碎了仓鼠饮水装置的玻璃吸管割破拇指搞到差点要缝针;睡觉的时候腰上被睡衣带子硌出一片黑紫色的淤血而不自知,害怕得去医院做血常规化验;现在又被鞋柜划伤小腿……想想我还真是莽撞又顽强的家伙,屡屡受伤,总还是学不会吃一堑长一智。想要逞强,还跌跌撞撞,这样固执地想要证明自己的强大,是不是看起来更弱小可笑,可是你不在这,我不想要别人帮忙。我以为坚持做困难的事能把我磨炼成一个坚韧的姑娘,让我看起来不需要别人,因为我什么都可以靠自己做到,但事实是有些东西你就是做不到,你可以一个人拎很多包裹,但重量不是真正无法承受的艰难,真正的艰难,是你渴望有一个人可以交流倾诉和询问,有一个人能明白你真正想说什么做什么,有一个人在意你的感受,但是没有,you found him, and you lost him.
我想证明没有你我一样可以活得很好,但是我失败了。

今天跟陈婕聊天,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很多沉重的话题,说到激烈的时候,我差一点脱口而出“你根本就不明白”这么一句话,幸而我们是打字输入,而不是语音,我飞快地把这句打出来一半的话删掉了。冷静了一下,我想,她不明白我的处境没有关系,可是这句话简直太不可饶恕了,作为我最好朋友的她,在极力帮我排解我的困扰的时候,突然被说“你根本就不了解我,你根本就不明白”的这种话,这样的感觉恐怕会永远留在她心里,不可挽回,相隔万里,糟糕的事情,我也实在不必对她说太多,累她凭白担心,若问起时,只是嘻嘻哈哈,说一切都好。
我同时想起了有个作家好像写过的那一句话——“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孤独地过着冬”。
每个人都不可能对你的境况感同身受,在成长的过程中,我想我终于开始有点相信了。
别人不懂你,是因为他们都没见过那个全部的你的世界。
即使是我认为这个世界上最懂我的你,有时候,也都不能完全明白我的感受。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莫名其妙地生气和哭,是因为你不明白自己做的事对我而言的意义;你随口说一些事情然后就忘记了,是因为你没办法相信居然有我这样认真的人;你决绝地再也不联系我,是因为你想象不到我究竟是怎样地爱着你。
就像现在,这个闷热夏天里的一个下过暴雨的夜晚,你和朋友在一起,喝酒聊天,非常开心。你不会知道,在这个城市里距离你几公里地方的学校公寓里,我穿着睡衣在窗边打电话,劝解十九年来吵架从不间断的爸妈,因为生理期的腹痛而痛苦地蹲在地上,汗水从额头细密地沁出来,混着眼泪流了满脸,那个时候,我突然特别想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