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讲的故事没有白头偕老 你还愿意听吗

百无一用是深情

世上最歹毒之心,是给你不爱的人看一副你深爱她的样子

以前从来没拿最讨厌的人和自己比过,因为觉得没什么可比性。
后来却输得那样惨烈,而且是输在你手里。
我最爱的人,要娶我最讨厌的人了。
爱一个人真的辛苦,几乎消耗掉我全部的力气,你走之后的日子,我只是强撑着在这世上苟延残喘罢了,用最后一点不甘和怨气。
我很感谢你给我爱情,却不是一段好的爱情,因为这段感情里没有你爱我,只有我爱你。你让我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也让我这一辈子,再也不想爱上任何人。
离开你的时候,我以为自己是在爱情和原则间做选择,直到现在,才终于肯承认,离开是因为知道,就算不要自尊不要原则,你选的人也不会是我。
如果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支花,那我心里的这一支,一定早已经枯萎了。曾有一个人有幸得见,可他却并不那么看重,还在离开的时候撒了一把盐。
我是如此恨你,恨你对我的不看重,恨你没给我对等的情谊,恨你要娶这世上我最讨厌的人,恨你明明不爱我,却让我看一副你爱我的样子。可是偏偏,我是如此忘不了你。
从18岁到23岁,可能会是人生最好的五年,而我仅有的这最好的礼物,不管你高兴还是不高兴,我给你了,以后的日子,还望你珍重,曾经我说的都是假话,我也没多么爱你,愿你一直都有更爱你的人,千万别再回头,给我轻贱自己的余地。

我以为在这种最不安的时刻,梦里的人还会是你。可是那人却不是你。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你总不在。现实如此,梦里竟也都要如此吗?我会喜欢上那些在我最艰难的时候在我身边的人吗?要是我真心实意地喜欢上另一个人,你会不会也有点难过呢。
原来时间真能抚平一切,所有过去的伤痛和爱恨,搁置得久了,就会了无痕迹。对你的想念,也从炙热又痛苦的复杂情感,渐渐变成像想念家人一样的习惯和平淡。看来我一语成谶的事情还真多呢,两三年前我说,我喜欢你,四年为期。如今时间到了,我终究还是没等到你。
希望我们错过了对方,前路还有更好的人。

我知道我给你的这份感情对你来说很平庸,但我希望你能收下,这份对我来说已经是全部的礼物。

十二月即将过去,二零一六年的最后一个月。想想人生真是短暂而又迅速,四年时间仿佛在眨眼间就过去了,回想十七岁那年刚刚步入大学的我,十七岁那年遇到你的我,傻里傻气的我,好像就在昨天,又恍如隔世。
没遇到你以前,我是不相信爱情的,就像你说的,好像所有矫情的爱情都是玛丽苏的小说,毫不真实。“坚如磐石”的爱情只能出现在《孔雀东南飞》里,对那些私奔、未婚先孕、自杀甚至情杀的爱情更是不屑和鄙夷,跟合适的人一起凑合过日子而已,合得来就过下去,看不顺眼大不了分手,有什么值得死去活来,连尊严和生命都不顾。后来我才知道,我只是还没遇到那个能给我这种感情的人,真正的爱情,原来真的会让人赴汤蹈火,奋不顾身。那种感觉好像就是,你找到了自己另一半的灵魂。
我想我每一次暗示你我喜欢你的时候,你都很清楚,甚至我已经说出口,告诉你我喜欢你,你却一直在质疑和逃避。其实你也不是你表现得那么睿智和高明吧,不然怎么会在别人跟你表白的时候说出“她比你更喜欢我”这种话来呢?当然,那也可能只是因为你根本不在乎我的感情罢了。也许我真的不如别人那样喜欢你吧,我还是有放不下的东西。自尊和生命,我想我都不能不顾,即便是为了你也不能。但我也不知道,我认为不能牺牲的这两样东西,是真的比你还要重要,还是只是因为你不需要我的牺牲。假如我放下自尊就会让你爱上我的话,或者你的生命需要牺牲我的生命才能延续,我也不确定,我会不会像十八九岁的时候一样,做出什么我自己都会鄙夷自己的蠢事来。
我可能不是最爱你的人吧,可能你选择的人真的能够为你去做那些我不可能去做的事,但我曾经为了你喝酒,为了你戒酒,在最爱你的时候选择了成全,离开你两年多的时间,你的照片还摆在我的桌上,我还是每个星期至少梦见你一次,不肯给喜欢我的人哪怕看一场电影的机会……这也许不是你想要的那种爱情,既不够浪漫又不够实在,既不够疯狂又不够决绝,跟喜欢你的很多人比起来也许非常普通,甚至不够说明我有多爱你,但这些看起来有点矫情和愚蠢的事,遇到你以前,我从没做过任何一件,而且每一件都需要我那么多勇气和眼泪。

对我来说,这真是我所能爱一个人的全部了。

我日夜思念的人,你过得好吗。

昨晚梦见在一个花店里选花,然后你带着妻子和孩子走进来,站在我旁边的架子跟前,温柔地和她们谈笑,你好像不认识我,你甚至都没有看我一眼,就像从未见过我这个人一样,可我却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手里拿着格外好看的花,站在那一动不动地盯着你看,突然见到你的心情,悲伤和喜悦掺杂在一起,复杂而难以言喻,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跟你说点什么,还是不要打扰你的生活,假装我从未遇到过你。我站在那里感觉身体僵硬,想走又走不了,就看着你在我身边走来走去地挑选,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可笑吗,做梦而已,我甚至还在梦里觉得你的笑意里有点悲伤和无奈,那或许是我的胡乱揣测吧,又或许其实是我自己的无奈,对自己这困顿而无法可解的爱情的无奈。可惜这梦就这么仓惶地结束了,我甚至没来得及好好看一看你。

从梦里醒来,我都还记得那花格外妖冶,奇特但是很美,我不明白如此悲伤的一个梦里为什么那束花会那样美丽新鲜,甚至让人觉得有点诡异和不合时宜,但它真的,非常非常美丽。


听到一首歌,歌里写到:
刚下过雨 地面很潮湿
我一个人在夜色里走
很长的路 很多破旧的楼
往前看也没有尽头
有点害怕 却不会停下
我的勇气总是很足够
忽然之间 你出现的时候
整个城市都变得温柔
我从一千里以外的地方赶来
只为听你唱一首歌
看见你大笑着不知忧愁的样子
我才感觉到真的快乐
我对你的感情是最干净的纠葛
只想安静的在你身旁
你走进我心里最荒凉的地方
还在那里开出一朵花


这首歌只能让我想到你,走进我心里,然后开出一朵花。你知道吗,不管你在哪里,和谁在一起,我都希望你能开心,我也希望你一直都是大笑着不知忧愁的样子,那样我才不会遗憾当初仓惶地逃离,替你做了选择,也让你觉得我并不爱你,因为以那样的方式伤害了你和自己,是我做过最困难的决定,我这一生都会无比痛心。

她们说你不爱我是你的损失,因为你配不上我,可是我想,其实吃一点亏我也可以接受的,要是你也爱我的话。

半夜睡不着刷朋友圈,看见黑皮发了一条,祝你生日快乐,附图是你和他的合影,36张小图拼在一起的四张照片。于是一个上午脑子里都是关于你的事,背书根本背不进去,出去赖着五姐聊天,我说,你知道吗,我很害怕,万一哪天黑皮发的不再是“生日快乐”,而是“新婚快乐”,我害怕他结婚,又恨不得他快点结婚,让我彻底死了这份心,一了百了。五姐表示不能理解我,有什么好让一个人对过去了好几年的事还念念不忘呢。我问她,你从来没喜欢过一个人吗,现在呢,你有喜欢的人吗,想象一下,你喜欢的人要结婚了诶。得到的答案就是,她过去的二十几年里从没喜欢过任何人,起码没像我这么死去活来得喜欢过。艳姐也说,你就受虐型人格,就你小哥再怎么虐你你也改不了,要我说,很简单啊,你先把黑皮拉黑,把手机屏保换了,再这样下去你说不好就精神分裂了。五姐说,你都忘了他做的伤害你那些事了吗,你小哥到底有什么好的,你呀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是啊,你那么懂我,我动动脚趾你就知道我哪根筋不对,怎么我放下筷子不吃东西的时候你会看不出来是因为什么呢,但是你却不回避,反而说,小妹,你得习惯,你习惯就好了……你真的不懂你在我旁边打电话给别人对我的伤害有多大吗,还是你懂,只是你不在乎。你对我,实在太残忍了。
有时候我真恨不得我快点死掉,就不用在看不见你的地方时时刻刻忘不了你,或者你快点死掉,这样你就不再是任何人的了,这样我想你的时候就能随时找到你,这样起码我知道你在哪里。
一生只够爱一人,可是我早早就爱上了一个不属于我的人,接下来漫长的人生,都要在想念的痛苦中度过,这多么残忍。
一个人说我是受虐型人格,我不信,可是好多人都说,我就会想,也许我真像大家
说的那样,我只是爱上了那种喜欢你的痛苦感受吧,所以才不愿意摆脱对你的感情,在痛苦中无法自拔。我以为自己那么爱你,撕心裂肺地爱你,其实一切都只是错觉,我只爱你对我视而不见,爱你明知道我喜欢你却不在乎,爱上旁观喜欢的人和别人天长地久的感情的那种惨烈和疼痛。我不敢承认,那样的我该是,多么,多么下贱和可怜。
我多希望,有一天你也喜欢上心里装着别人的人,那样你就会明白,当你跟我在一起心里却在惦记别人有没有吃饱睡好的时候,我吃不下饭的感觉,我全身都忽然没有力气的感觉,和我难过得想要立刻死在你面前的心情。

她们说,你不爱我,是你的损失,就算你爱我,你也配不上我,配不上我这个人,和我对你的感情。可是我觉得,我吃亏一点点其实也可以的吧,如果你也爱我的话。

要毕业了,整理东西带回家,突然发现两年多我竟然不知不觉买了这么多双高跟鞋了,想想那时候的第一双高跟鞋,还是因为你说“你怎么这么矮啊”。我想,现在有人跟我说你怎么这么矮的话,我一定会说“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最萌身高差啊”或者是“我矮碍着你了啊”……可是嫌弃我的那个人是你啊,那时候我多傻啊,被你说矮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心里就想,是啊,为什么我这么矮,手都不够环着你脖子,走在你身边都不够配得上你……后来坚持出门就穿高跟鞋也成了习惯,不管脚多痛也要穿,我忘了,你早已经不在这里了,我矮也不会再有人嫌弃了。

骑车去实验室的路上摔了一下,当时觉得没怎么样,只是擦伤而已,下午却痛得越来越厉害,肘关节都不敢弯曲,火辣辣的,膝盖也伤到了,碰到会觉得痛,连下午的面试都没心情去。这几天不知道怎么了,总是磕磕碰碰,真希望不好的事情都快点过去,健健康康,顺顺利利,也希望你平安无虞。

原来这就是最深切的感情所索取的代价

有时候鼓起勇气看看那些短信,越看越觉得奇怪, 为什么我会说那样的话,好像那个发短信给你的人根本就不是我。我怎么会那么矫情那么絮叨那么废话连篇呢,我怎么会说那么多言不由衷的伤人的话呢,我怎么会那么斤斤计较爱翻旧账呢,怎么会是我。原来爱情是一个甜蜜又危险的陷阱,爱上一个人,竟会让自己最难堪的一面暴露在对方面前,说话做事都毫无理智和逻辑。爱情让你很想停留下来,放松警惕,像是一个巨大的奶油蛋糕一样甜蜜但是不怀好意,你以为你找到了能接纳你的全部的人,于是你把所有的好和坏全部暴露出来,期望对方付诸同样深切的感情,这是多么危险而愚蠢。你以为用情至深总可得到长久,但老天爷喜爱的故事偏偏叫做“强极则辱,情深不寿”。
大概每个人都有丑陋的一面,只是我们尽力隐藏那些东西,不让它们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摊在众人眼前罢了,每个人都试图活出一个光鲜的样子,给大家看到我们想让别人看到的部分,活得辛苦。如果真有什么人或什么东西,会让你放下戒备,忘了隐藏那部分不好的自己,那你就该使自己远离这东西,因为对你来说,毫无防备地活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随时可能被很多东西刺穿,这种脆弱该是多么可怕。
很感谢你出现了,才让我得以看清自己,最深处的难堪到连我自己都不愿接受的自己,很感谢你放弃了我,才让我得以重新掩盖那些弱点,粉饰太平,重回没有软肋的强大的样子,甚至更加百毒不侵。我终于不得不承认,我没自己想象中那么爱你。我懦弱,因为我承担不起爱你的那份辛苦。我离开了你,因为我难以接受自己真实的丑陋和对一件事情无能为力的弱势的样子。比起在没有你的世界里生活的绝望,深陷在一段局面有些复杂的感情里却又什么都做不了的无助和惶恐好像是我更加难以承受的。
我一直以为能够遇见你爱上你是一件幸事,尽管痛苦但是值得庆贺,直到今天,我终于看清了其中的代价。

无论未来在哪里,你都不会带我去。

以前人家说“跟一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分开以后,你也会把自己活成他的样子”,我以为那都是bullshit. 可是看看我现在的生活——俄语,乐器,尼康D7100,丹尼尔惠灵顿,素描和水彩……生活处处充斥着和你有关的东西,原来我也竟把自己活成了你的样子。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做这些事究竟是为了能使自己配得上你,还是为了伪装成你还在我生命里的假象。可有一件事我很明白,无论是哪一个原因,都是悲哀又可笑的。

一年零三个月又十四天以后

五姐跟我说,有一天她梦见我和你又联系了。我说,完了,梦都是反的,说明我俩再也不可能有交集了。五姐说,我看挺好的,你现在不也放下了吗,我看你现在都不怎么念叨你小哥了。我也只能笑笑。
我真的放下了吗,我也不知道。但想到你的时候,心里还是会一颤。
有一阵子没梦到你了,可是这几天却接连梦到,也不知道你好不好。梦见你结婚了,梦见我们并排走在路上,梦见你穿着酒红色毛衫……昨晚的梦里,我甚至还摸到了你的脸。理论上,做梦的人不会意识到自己在梦境之中,所以梦中的我不可能知道我们早就分开很久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摸到你的脸的那一刻,我还是很想哭。
《将错就错》里宫男说,我只是一个过客,停留的时间越长,就会伤得越深,所以趁我还没有爱上之前,我必须得离开。
我离开得撕心裂肺,但是毅然决然。
我以为,离开你总好过在那段不正常的感情里继续纠缠下去,好过将来要作为你最好的朋友亲眼见证你的婚礼。我怕有一天,你终于很愧疚地对我说,对不起,我没想辜负你。
我以为我终究会忘了你,即便不会很快,但是六个月,一年,两年,那一天总会来。我会不再想念你,无论白昼还是夜晚;不再提起你,无论和你有关还是无关;不再突然回过头仔细去看,无论像你还是不像你;不再想法设法地打探你的近况,无论你平安还是不平安;不再彻夜饮酒嚎啕大哭,无论从谁的照片中看到你的笑容;不再梦见你和任何关于你的人或东西,无论美梦还是噩梦。我会遇见一个没有一点像你的人,不很帅也不很聪明,不随性也不温柔,不幽默也不世故。 体察不到我细微的小情绪,跟我没什么共同的爱好,也没有那么多笑话说给我听,不会每天打十几个电话问候我的早午晚餐,不会让着我,不会怕我掉眼泪。也许他不会多爱我,我也没那么喜欢他,可是我们会在一起。我会丢掉你的照片,像忘掉所有被打上“都过去了”的标签的往事一样,心平气和地谈一场恋爱,不高兴的时候终于有资格说:我们分手吧。
我以为,长痛不如短痛,于是我离开了。可是所有事都和想象中不一样,除了年复一年的想念。
我离开了你,可是生活却一点没变好,没有了你的支持,更显得无趣和艰难。我遇到了许多人,值得庆幸的是,他们没一个会令我想起你。不幸的是,他们没一个能令我想起你。
你看,世界上果然只有你一个人,聪明,奇怪,狠心,与众人都不同。
这么多事,想想真让人有点害怕,幸好还没爱上你,我就离开了。